1分快3APP-莱西新闻网
点击关闭

天眼查诉企查查同业不正当竞争

  • 时间:

葛优吕良伟同框

究其背後的原因,一方面,可能跟用戶體驗相關,與天眼查追求數據上的廣和深不同,企查查更注重產品打磨,部分產品界面更簡潔,交互設計更細膩。另一方面,也可能跟用戶結構相關,天眼查的用戶群相對於兩家更加寬泛。天眼查近些年來在熱點財經、娛樂、社會熱點話題跟進上非常積極,除了金融、律師等專業人群外,還「聚攏」了一大批求職、「吃瓜群眾」等非專業人群,這些非核心人群的使用時長拉低了天眼查的整體人均使用時長。

企查查和啟信寶均坐落於蘇州,是新型的互聯網聚集地。2018年蘇州全市數字經濟產值超過1500億元,數字經濟指數增速領先於工業總產值增速;除此之外,更是大數據產業的聚集地之一,多家發展良好的數據公司聚集在此,例如:思必馳、智慧芽、聚合數據等。除此之外,相對應的人力、房租等運營成本也比北京低。

起訴書中提到,天眼查成立於2014年10月,同年首創廣告語「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隨後在北上廣深等全國各城市,投入近兩億資金,通過地鐵廣告、微信推送、影視植入等方式,大範圍地宣傳和推廣天眼查「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的核心功能,這句廣告語已與天眼查工具形成了特定的、固定的聯繫。

當然北京與蘇州也並非一切完美,在北京設立公司面臨的是各項成本的增加,尤其是租房、人力等運營成本居高不下。2018年,福布斯中國發佈經營成本最高的30個城市榜單,從勞動力成本、稅收成本、能源價格、辦公用地租金四個分指標加權計算城市經營成本,結果顯示,北京經營成本最高,在30個城市中排名第一,蘇州則排名第十。蘇州也存在着自己的劣勢,根據《葉檀財經》城市創新排行榜,蘇州「是座典型城市,反映了已經富裕起來的城市,在轉型期如何掙扎走出夾心餅乾的泥潭,找到新的引擎。」「除了房價,蘇州還有一些短板和不足之處,投資不強、人才儲備不夠、老齡化和產業集群數量少。」從城市整體的人才結構及補給上,蘇州與北京還是有很大差距。從人力成本來看,BOSS直聘發佈的《2017互聯網人才趨勢白皮書》表明,全國互聯網行業招聘薪酬可分為三個梯隊。北京憑藉區位優勢和互聯網創業中心地位,平均月薪遠超其他城市,2017年達到1.33萬元,佔據第一梯隊。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面對這種情況,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兼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認為:一個公司的知名度、美譽度是通過多種渠道體現出來的,除了商標、包裝裝潢及廣告設計外,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是專門設計的商務用語,都已經通過司法判決確定了其所獨有的商務用語權益,受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功能性描述」用語。天眼查公司已經為「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一商務用語投入了巨大的創意、宣傳和維護費用,在廣大的消費者群體中深刻的植入了對其產品特點的獨特印象,這一用語已經和天眼查公司有了不可分割的商業聯繫,應當屬於天眼查公司的合法權益。

從2017年7月開始,企查查註冊資本沒有任何增加,但股東變更卻異常頻繁;2019年7月,企查查C 輪投資人「鵬元徵信」退出。這兩年,企查查在頻繁調整股東。

天眼查訴諸法律的行為成功地引起了多方的關注,但天眼查此次以不正當競爭的知識產權保衛戰,無形之間給企查查帶來了較多的曝光度,並非明智之舉。

一個公司的成立,創始人是公司運轉的核心力量。據悉,天眼查創始人兼CEO柳超是國家青年「千人計劃」專家,有着深厚的大數據行業學術背景,在創辦天眼查之前,他歷任美國微軟研究院總部研究經理、搜狗科技首席科學家,同時還身兼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數據挖掘方向的評審專家等學術頭銜,可以說深得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共同認可。

■ 資本成「兩查」背後推手縱觀兩家的資本方,截至目前都沒有頭部基金的進入,這表明投資巨頭對此持觀望態度,對此賽道並非絕對看好。從公開數據來看,天眼查從2015年7月拿到第一筆2,500萬的天使投資后,以每兩年一次的節奏融資,在2017年3月拿到1.3億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2019年4月公布PreB輪融資,交易金額未披露。企查查從成立至今已有多輪融資,2015年2月獲得險峰長青、華興資本的220萬的天使投資,最後在2016年、2017年密集接受了多家機構的投資,最新一輪融資發生在2018年8月,鵬元徵信的C輪投資,交易金額未披露。

■ 天時地利人和各顯神通縱觀商業信息查詢領域,2014年起群雄逐鹿,2017年三國鼎立,2019年你追我趕。究其背後的原因,不外乎天時、地利、人和的影響。

一個公司的建立,公司選址是極其重要的考量。天眼查在北京中關村,是老牌互聯網發源地。互聯網的世界是平的,但是互聯網公司卻不免還是會受到各地政策和人才分佈的影響。從普遍感知上,北京似乎更適合互聯網創業,北京的「四個中心」戰略定位之一就是全國科技創新中心,依託豐富的高校科研院所資源,北京的科創資源全國領先。

■ 「三查」角逐商業信息查詢眾所周知,天眼查、啟信寶、企查查是商業信息查詢領域的三大「巨頭」。從發展趨勢來看,企查查確實有先發優勢,2017年5月之前,用戶活躍數是三家之首。但從2017年5月開始,逐漸被天眼查趕超,2019年,央行將行業首個企業徵信備案授予天眼查,華為P30全系預裝天眼查APP。而且,截至2019年4月間,企查查活躍數被啟信寶趕超,企查查「行業老二」的位子面臨不保的境況。多渠道第三方數據表明,現今,天眼查和企查查、啟信寶有量級上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語。

天眼查訴企查查同業不正當競爭

從最新公布的月活、日活數據來看,三家公司有明顯的差距。根據第三方數據TalkingData顯示,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量為990萬,而企查查僅有141萬,相差6.38倍,啟信寶181萬,相差5.46倍;根據另一家第三方數據QuestMobile顯示有同樣的趨勢,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為985萬,企查查的僅有103萬,相差9.55倍;啟信寶156萬,相差6.32倍。日活數據方面也顯示同樣趨勢,據TalkingData數據顯示,天眼查是142.81萬,企查查是24.93萬,啟信寶是18.67萬;另據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6月的日活,天眼查是企查查的8.04倍,是啟信寶的4.35倍。

隨後,媒體分別採訪了兩家企業。天眼查發言人表示「520萬元是目前為止最低額度的估算,不排除隨着更多證據出現,我們會追加賠償金額」。而企查查則未正面回應此事。

據公開報道顯示,企查查創始人兼董事長陳德強,溫州籍人,公眾曝光較少,曾獲「2018浙商年度創新人物」。企查查另一創始人兼CEO楊京,南京工業大學地理信息系統本科畢業,曾任亞信聯創項目經理,原歐索軟件電信事業部總監。相對之下,天眼查創始人的過往經歷更加吸睛。

據悉,兩家的股東數都較多,截至2019年7月,天眼查的整體股東數(現有及歷史股東數總和)達到18家,企查查的則高達22家。

■ 「兩查」之爭未完待續在這起訴訟中,天眼查(北京金堤徵信服務有限公司)認為企查查(蘇州朗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產品宣傳中,採用與其整體相似的廣告裝潢設計以及天眼查斥巨資宣傳投入和長時間採用的廣告語「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造成消費者的誤認與混淆,獲取本不應該屬於企查查的競爭優勢,屬不正當競爭行為,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520.45萬元。

本報記者 劉洋 王俊傑]

此次,天眼查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諸法律,其實就是在相關政策監管的基礎上,行業內的自我糾錯、規範。不管最終訴訟結果如何,從長遠來看,這對整個互聯網商業信息查詢行業都是一件好事。

[   天眼查訴企查查同業不正當競爭「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在地鐵站、電梯間隨處可見,而這短短的九個字卻讓互聯網商業信息查詢領域的生意變得格外「紅火」。7月18日,北京市海淀法院官網按日常工作流程掛出的一則案件快報,因涉嫌不正當使用「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互聯網商業信息查詢領域的「老大」天眼查將「老二」企查查告了。

事實上,早在這則消息在行業內「炸開了鍋」之前,包括《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2016-203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等多部互聯網大數據相關政策法規,對已經開始日漸規範大數據行業進行有效控制。這些有揚有抑、有張有弛的頂層設計,也讓處於「戰火」之中的互聯網商業信息查詢行業變得更為規範有序。

從用戶行為數據對比來看,天眼查、企查查你追我趕,存在爭議。據TalkingData數據顯示,2019年4月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穩居第一,4月份,企查查是8.34分鐘,天眼查是5.8分鐘,啟信寶的是2.4分鐘,6月份,天眼查趕超企查查。而另一家第三方平台QuestMobile顯示,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依舊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是6.8分鐘,天眼查是5分鐘,啟信寶是3.7分鐘。

今日关键词:杨紫李现合体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