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pk10怎么玩-闽东新闻
点击关闭

研一学生打工撑起“共享厨房”

  • 时间:

周大生抽检不合格

「老伴是卵巢癌晚期,情況不理想,但醫生並沒有放棄。」陳業亨說,生病對親人來說是個難以接受的事實,但更重要的是活好當下。老伴生病後,從未進過廚房的他拿起了湯勺,讓老伴吃上了一口熱乎的飯菜,這是眼下他能為老伴做的最溫暖的事。

陳業亨告訴記者,老伴生病後,女兒從杭州趕來照顧。想到女兒女婿家還有兩個外孫離不了人,老兩口想方設法「趕」女兒回去,但女兒擔心二老在醫院吃不好、睡不好,直到跟父親到共享廚房做了兩餐飯,才放心離開。

2012年,14歲的王睿開始嘗試做父親的思想工作,「大家沒有放棄你,媽媽也沒有,關鍵是你自己想不想站起來?」兩個月後,父親態度終於有所鬆動,同意接受康復治療,並在一名中醫師指導下自學扎針灸。2015年,他卧床12年後奇迹般地站了起來,一家人的生活這才漸漸回到正常軌道。

曾是「兼職皇帝」打工支撐「廚房」運轉還在上學的王睿,如何承擔起「共享廚房」產生的費用?2015年9月,王睿帶着東挪西借來的學費和生活費入校報到。新生需要添置的東西比較多,900元生活費兩天後便所剩無幾。想到因事故賠償變得赤貧的家庭,王睿無法再向父母開口,開始兼職打工。發傳單、送快遞、裝卸貨物,他陸續嘗試過很多兼職,直到掙到人生「第一桶金」。

設施老化、消防不達標、鄰里不理解,僅今年4月,「共享廚房」就連續搬了3次家:第一次,水龍頭漏水殃及樓下鄰居;第二次,街坊老太太在門口罵「這麼多來歷不明的人進進出出,身上帶的都是細菌病毒」;第三次,搬到了現址,當時房間破舊不堪,王睿和病友家屬用砂紙打磨牆壁,再重新刷乳膠漆,修修補補一個禮拜才勉強能用。

與醫院一牆之隔三餐在此「揭開鍋」7月28日下午4時,武漢大學醫學部家屬區,約15平方米的共享廚房很快擠滿來做飯的家屬,鍋碗瓢盆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如果那個時候有人伸出援手,我們也許走出困境會更快些。」王睿說,這段不堪回首的經歷,促使他走上了公益之路。

1998年10月王睿在廣州出生,父母都是當地中學的教師。2003年,王睿的父親駕車發生車禍,事故雙方均因骨盆受傷而癱瘓。更糟糕的是,作為事故責任方,王家除了自己看病花錢,還要承擔起對方的治療費用。

2016年,王睿留意到,政務中心門口總是排着長長的隊伍,將排好的位置有償轉讓給着急辦證的客戶,可以賺到200-500元不等的「辛苦費」。當天,他從便利店租用四五個椅子排隊,一天下來賺了1000多元。嘗到甜頭后,他又拉上同學一起做,最高的時候一個月進賬7萬元。王睿成了學校里的「兼職皇帝」,他不再伸手向家裡要錢,還能反過來貼補家用。

公益之路舉步維艱一周內三次被迫搬家去年,在華中科技大學動漫設計專業讀大四的王睿,先後在水滴籌、小雨傘籌做志願者,幫助經濟困難的患者發起募捐。在與病人及家屬接觸的過程中,他發現經濟上的困難是一方面,對於長期住院的病人,想吃上一口家常飯都是奢望。

文/記者武葉 王愷凝圖/記者苗劍 攝]

大一下半年,王睿應聘成為一家傢具店的設計師。他為一位高端買家設計的定製傢具得到對方肯定,客戶爽快簽下38萬元訂單。事成后,老闆拿出2萬元作為對王睿的獎勵,學費問題迎刃而解。

很多人對「共享廚房」不了解,以為這是一個創業項目,背後有企業支持。王睿坦言,目前用於支付房租的每一分錢,都靠打工掙來。但他也深知,靠一個人的力量給「共享廚房」輸血,是不可持續的。為此,他曾想到民政部門註冊個人公益平台,通過公眾募捐在各個醫院廣泛建起「共享廚房」,但因為不滿足相關條件,申請未獲通過。

記者:怎麼看待「共享廚房」的作用?王睿:一些病人飲食上有特殊要求,比如糖尿病患者、痛風患者,「共享廚房」可以滿足這些病人的特殊需求。另一方面,「共享廚房」也更多地照拂到家屬的情緒,他們不敢在病人面前哭,情緒往往壓抑而克制,但在這裏可以無所顧忌。

58歲的陳業亨手裡拎了一兜食材:2元的米粉,4元的小青菜,6角一個的雞蛋,還有一瓶15元的「牛欄山」。見廚房正是做飯高峰期,陳業亨並不着急,索性在客廳坐下來先喝上一盅。

巨大的壓力下,王睿的父親變得暴躁易怒,動不動就對妻兒惡語相向。端到床前的飯菜,不止一次被打翻。受不了丈夫的「冷暴力」,王睿的母親一度下決心離家出走,但出門不到24小時,便因放心不下兩個孩子半途折返。

2018年7月1日,「共享廚房」飄起第一縷炊煙,小雨傘籌負擔了「共享廚房」第一年的房租,由王睿負責日常管理與維護。當時在王睿看來,為病友提供一個遮風擋雨,可以做飯的環境即可,還想象不到日後將要面臨的困難。

未來有何打算?王睿坦言,因為家裡情況特殊,他研究生畢業后打算回父母身邊照顧他們,希望兩年內能夠找到合適的人接替自己,將「共享廚房」開辦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關注到這份公益事業。

[   研一學生打工撐起「共享廚房」無償提供給病友家屬做飯,曾被迫一月搬家三次8月9日11時19分,武大醫學部家屬區「共享廚房」已到高峰時段,病友家屬們正在忙碌,王睿(右一)幫忙清掃地面積水

從去年11月老伴李冬梅查出卵巢癌開始,老兩口隔三岔五就要來醫院報到,每次住院少則十天半月,長則1個多月。通過病友介紹,陳業亨很快知道了「共享廚房」的存在。在他看來,自己做飯既經濟又衛生。更重要的是,這方空間讓他有了家的歸屬感。

今年6月,王睿開始獨立承擔起「共享廚房」運轉費用,房租押一付三一次性交給房東2萬多元,其中1萬多元是嚮導師、叔叔借來的。家屬來這裏做飯,只需負擔水、電、氣、調料等廚房日常損耗,幾塊錢便可烹出一日三餐。

【對話】記者:是什麼驅使你走上公益之路?王睿:因為父親的緣故,我對醫院的環境很熟悉。如果能幫上一把,有的病人很可能有活下來的機會。有的病人正在走向死亡,但人特別好,生命最後一段時光值得被溫柔對待。

記者:怎樣才能長期堅持?王睿:沒有同情心,做不了義工,但如果入戲太深,總被別人的悲喜牽着走,就無法長期堅持。做公益久了,也會接觸到人性的惡,要有判斷力,保護自己不被道德綁架,才能將這份「善」堅持下去。

「共享廚房」背後是一名研一學生兩三個灶台,三四套炊具,包括陳業亨在內,上千名病人家屬在「共享廚房」做好一日三餐。不為人知的是,支撐這間「共享廚房」運行的,是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一名尚不滿21歲的研一學生。

眼下正值暑假,每天早起,王睿都會乘車1個多小時到「共享廚房」,檢查燃氣灶、廚具和電器,做好物品歸類並打掃衛生,登記每一位用戶的進出時間。使用者做完飯,負責將鍋碗瓢盆清洗乾淨,產生的廚餘垃圾隨身帶走。

畢業后將回父母身邊希望兩年內找到接手人「共享廚房」的建立,也在王睿身邊聚集起一批「粉絲」。去年11月,55歲的陳會金在中南醫院確診胸部腫瘤,妻子李菊春成了「共享廚房」的常客,每天變着花樣做飯為丈夫補身體。在此期間,親身體會到廚房為病友帶來的獲益,親眼看到王睿支撐「共享廚房」的不易,兩口子索性常住於此,一面看病,一面幫王睿做一些管理工作。

數百名大學生志願者曾跟隨王睿走進醫院,但能夠長期堅持者寥寥,「有的是心理脆弱受不了,有的是嫌棄。」王睿坦言,很多人抱着浪漫主義的想法,對病房裡真實的情況並不了解——生離死別隨時在上演,長期住院的病人往往很邋遢,家屬也並不總是好相處。

7月,與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一牆之隔的武漢大學醫學部家屬區,一間「共享廚房」經曆數次搬家,艱難度過了1周年。一年間,廚房無償提供給病友家屬做飯6000餘次,不僅讓長期住院的病人吃上了家常飯,也為家屬提供了一方休憩的空間。讓人很難想到的是,「共享廚房」的發起人和管理者,是一名不到21周歲的研一學生。

研一學生打工撐起「共享廚房」

日常管理工作之外,王睿依然頻繁穿梭于中南醫院各個病區,繼續他的公益事業,晚上則拚命趕設計稿,以支撐自己的生活和公益支出——此前,他接手了一個地產公司的設計任務,因為熬夜打瞌睡,不慎把水潑在了筆記本電腦上,直接導致筆記本報廢,原本可以如期完成的電腦繪圖,徒手畫需要3倍時間。8月31日,王睿就要交付下個季度的房租了,這使他倍感壓力。

今日关键词:当当网卷入诈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