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罗某某在今天还涉事一场“打人官司”即将开庭

  • 时间:

【超强台风】

諾江鎮派出所民警介紹,在事發當晚,和羅某某在一起的其他幾名男子是誰,是做什麼的,包括當晚一直和羅某某打電話的人又是誰,目前尚還在調查中。

在紅星新聞記者對女孩母親張某的採訪中,張某介紹,自己7月份去了上海,最近才回到通江,回來的原因是女兒羅某某涉及一場官司。

救助站工作人員介紹,羅某某被送到過救助站,當時打扮成熟,根本看不出她是13歲女孩,看起來有20多歲的樣子。

女孩當晚喝酒 母親認為她把窗戶當門了

派出所民警介紹,羅某某是用一男子的身份信息開的房間,入住3天。不過,該男子和羅某某是什麼關係,張某和家人表示不得而知。

不過,此事發生後,羅姓女孩父親表示,因羅某某“出事兒”,自己心裡很悲痛,他打算撤訴。

據通江縣諾江鎮派出所民警介紹,羅某某死亡案已排除他殺可能。

據警方介紹,此案已排除他殺可能。

此前,羅某某在打人之後,曾被母親送回老家洪口鎮,幾天后又被人開車接走,接走女兒的這人是誰?張某猜測,可能是事發當晚遞給自己手機的男子。

8月12日,謝姓女孩的家長介紹,最近收到通江縣人民法院的傳票,傳票上顯示“8月13日上午10:30”,“第六審判庭”。

羅某某的父親介紹,自己一直在上海做快遞生意,妻子張某曾在去年10月回到通江管女兒羅某某,因為女兒當時讀初中了,處於叛逆期。

進入房間後,張某介紹,自己手中女兒的手機還在不停來電。但是自己並沒有接,然後還有一人發來信息問“你在哪個房間”。

張某讓女兒回家,但女兒不從,從包里拿出了酒店房卡說自己開了房間,就在距酒吧不足100米的維爾康酒店。

羅某某死後,家屬認為有多處疑點,事發前,羅某某已離家幾個月,在外面漂著,這段時間她並沒向家裡要過多少錢,不知其是怎麼生活的。

她在救助站不久就被一名男子以“表哥”的身份帶走。隨後被工作人員發現,並和警方取得聯繫,警方和母親張某聯繫後,確認這名男子並不是羅某某的表哥。

張某介紹,5月份,正在讀初一的羅某某和一名謝姓女同學,與兩個男孩一起將一羅姓女學生打傷。

因為羅某某離家後,家人四處尋找不到。後來,在其母張某7月去上海之後的一段時間,羅某某被諾江鎮派出所民警找到,因沒有父母在身邊,她被民警送到了通江縣救助站。

女孩曾被送到過救助站 打扮很成熟

謝姓女孩的家長和張某介紹,通過謝同學和羅某某的講述,兩名男孩打的凶些,但並沒有被起訴。

8月12日,張某和家人帶著這些疑點前往諾江鎮派出所,希望民警能查清女兒身上的這些謎團……

事後,女孩母親稱,女兒當晚喝酒了,可能把窗戶當門了。紅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女孩羅某某在8月13日還涉事一場“打人官司”即將開庭,其母前不久才從外地趕回通江,就是為了這場官司。

羅姓女孩父親介紹,當時4人打的是女兒的臉,“臉都打腫了”,造成了1000多元醫療費用。事後謝同學和羅某某被他起訴到法院。

羅某某出事之後,母親張某和家人發現多處疑點,如:一個13歲女孩兒,沒有身份證,是怎麼開到酒店房間的?又在裡面住了多久?

8月11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公安局發佈了一則通報:11日凌晨,通江縣諾江鎮維爾康酒店發生一起跳樓自殺警情,死者羅某某(女,13歲,通江縣人)與母親在該酒店4樓某房間內爭吵後,趁其母親不備,從房間內的窗戶跳樓自殺,當場身亡。

張某介紹,在那個時候,她就感覺女兒羅某某在和社會上一些人來往。

在酒吧外,張某看見了和女兒一路的幾個男孩,“她喝吐了,另外還有男孩子也喝吐了”。

張某介紹,事發當晚,自己通過一個和女兒聯繫比較多的男子微信找女兒,對方回覆在一酒吧玩。隨後,她來到當地的“空瓶子”酒吧找女兒羅某某,男子找到羅某某將其帶到她面前,還將女兒的手機遞給了她。張某說:“當時就看到了她(羅某某)化了妝。”

紅星新聞記者現場查看發現,酒店的房間窗戶是玻璃窗,在旁邊還有一個小的玻璃窗。405房間窗戶離地面有10米左右,出事後,房門已緊鎖。

據紅星新聞記者瞭解,羅某某自5月份離家出走後,就一直在外面漂。

張某說,女兒羅某某在窗子附近,等著自己轉身時,女兒就跳樓了。她表示,當時女兒羅某某還處於醉酒狀態,有人打電話來,“她心裡可能很急,想出去,可能把窗戶當門了”。

張某也表示,自己因為女兒的官司要開庭,才提前從上海回到通江。

因為女兒酒喝的多,張某拉著女兒的手,母女兩人來到女兒入住的酒店405房間。“去後,房間的門是大大開著的,進去一看煙灰缸內還有很多煙頭。”張某說。此外,還有5杯奶茶。

謝姓女孩的家長稱,自己碰到過羅某某的母親張某,說在找羅某某,因為開庭的事情。自己還想和張某一起談一下開庭的事情,沒想到羅某某在11日凌晨就“出事兒了”。

謝同學的家長介紹,當時是羅姓女孩發信息和曹姓男同學“約架”,自己女兒和羅某某等4人一起“先下手為強”。

這一連串疑問,也讓張某和家人很是不解。最大疑問是,在羅某某5月底離開家的這段時間,她曾時不時向家裡要幾十元錢救急,但父母並沒有打更多的錢給她。“這幾個月,她是怎麼生活的,又和哪些人在一起,都是疑點。”張某說。

8月12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女孩羅某某的父母,其母張某情緒還不穩定。通過溝通,她接受了紅星新聞記者採訪。

家長提出多個疑點 13歲女孩怎麼開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