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春芳和战友每天都会在这条路上维护国防通信线路

  • 时间:

【英超直播】

“我們經常一天內橫跨上千米海拔,體驗四季的氣溫”

“我們經常一天內橫跨上千米海拔,體驗四季的氣溫。”翁春芳介紹。

回憶起來,翁春芳覺得這隻是一件“分內”的事。“我在雲端有個家,連隊戰友就是我的家人。他們有風險,我必須一起承擔。”翁春芳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3日 11 版)

“5年時間,我們跑了10多萬公里的路,自然災害多次出現,這條高原通信線卻始終保持暢通!”翁春芳不無驕傲地說。

“連長,設備報警,某段線路發生阻斷!”光端班長李強迅速用設備測算出故障點。聽到報告,翁春芳二話沒說,帶領搶修分隊奔向故障點。

車輛行進至滇藏交界處,由於受持續強降雨影響,瀾滄江江水暴漲,多段江水漫過國道,加之洪水沖毀多處路段,根本無法辨別前方哪裡是路面,哪裡是江面。

“連隊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連長閉著眼睛都知道是啥樣;官兵們心裡頭在想啥、在盼啥,不用說他都一清二楚。這樣的連長,我們怎麼捨得離開!”戰士楊星感慨。

他的腰間系有一條保險繩,繩子的另一端就系在岸邊的翁春芳的腰上。“一旦我‘失手’墜落,這條繩子很可能把我們倆都拽到江水中。”鄭成兵說。

“我捨不得離開連隊,更捨不得離開親如兄弟的好戰友”

去年,營領導考慮到他落下了“高原病”,家人又在昆明,就詢問他是否要調過去。最終,翁春芳還是放棄了這個調動安排,“我捨不得離開連隊,更捨不得離開親如兄弟的好戰友。”

常年穿行於此維護通信線路的官兵,早已習慣了這樣險峻的山路。外線班長朱建飛說:“這裡本沒有路上山,這巴掌寬的小路,是連長帶著大家深一腳、淺一腳蹚出來的。”

翁春芳來之前,連隊艱苦環境和高原反應,讓不少官兵“吃不消”。

一條最近處距懸崖不足20釐米的“路”,就這樣被翁春芳和他的戰友走了出來。

2014年,翁春芳從600多公裡外的春城昆明來到五連報到。5年來,他帶領全連官兵兩次榮獲集體三等功,連隊連年被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自己也榮立一等功1次。遼闊的雪域高原,寄托著這名基層帶兵人的青春和夢想。

為儘快趕到阻斷點,翁春芳帶領官兵小心涉險前進,從衝倒的電桿上把光纜拆卸下來拉到安全地帶,迅速對斷點進行接續修複。就這樣,他們苦幹3天,搶修線路斷點10餘處,恢復了通信。

2017年7月中旬,因為暴雨,迪慶多地發生嚴重洪澇災害。

在香格裡拉2013年8月地震後的重建中,需要新增部分標石,但山體坡度太陡,官兵有力使不上。

“帶兵就是帶心。這裡條件艱苦,要讓他們有歸屬感,就要把連隊建成我們的‘家’。”搭菜園、圍豬圈、清魚塘……在翁春芳的帶領下,五連的凝聚力越攥越強,去年9月份滿服役期的4名上等兵全部留了下來。

“我先走,大家跟上!”翁春芳走在前頭,沿著光纜的走向,開始往山上爬。他將手中的探路棍不斷戳向碎石,在懸崖邊上找到可以落腳的地方後,再使勁兒踩實一步,腳下滑滑的松針凹陷出一個腳印。其他官兵跟著他的腳印,一步一步向前挪。

山巒起伏的迪慶高原上,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五連連長翁春芳手扶峭壁,沿陡坡緩緩前行。腳下金沙江波濤滾滾,頭頂白馬雪山高聳入雲,翁春芳和戰友每天都會在這條路上維護國防通信線路。

2017年夏季的一天,瀾滄江江面波濤洶涌,風力達到5級以上。四級軍士長鄭成兵弔在橫跨江面的繩索上,一點點向江心移動。

連隊維護的國防光纜線路位於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長達數百公里,沿線海拔最低處1800米,最高處4200多米。巡線護線要穿越湍急的金沙江、瀾滄江,翻越高聳的白馬雪山。

盛夏時節,香格裡拉的雪山雄闊壯美,蜿蜒盤旋。山下奔涌咆哮的沖江河,自橫斷山脈切開一道口子,由北向南滔滔而去。

索上作業擺動幅度大,危險繫數高,鄭成兵坐在一塊不足一拳寬的登高板上,在江面上隨風不停搖晃。

如今,“連長開路”已成為五連不成文的規矩。國防通信線路經過的部分地段地形險峻,為了保證官兵巡線安全,翁春芳總是提前研究好線路,每到危險的地方,都走在前面。

“自然災害多次出現,這條高原通信線卻始終保持暢通”

2017年,連隊負責某河段線路改造,該線路的光纜由山腳的平坦處改遷至半山腰。翁春芳帶領官兵第一次巡線至此時,大家看到近60度的山體和懸崖下麵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腳下細碎的岩石不斷滾落,頓時心裡沒了底:這裡只見坡,沒有路。

山腳下,僅有一條不足兩腳掌寬的上山小路,可供行人攀爬。小路的一側,就是懸崖。

“我就不信拿不下它!”翁春芳帶頭把鐵釘打進土裡提供著力點,三人一組輪流挖,2小時便挖好一個坑。那段時間,他們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一直乾到深夜才收工,最終計劃7天的工作,僅用4天就完成了。